首页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隋文帝争养孙儿不成 积怨多年废太子杨勇

隋文帝争养孙儿不成 积怨多年废太子杨勇

2017-11-19 16:31:35   来源:互联网

公元600年,隋文帝废太子杨勇,在审讯过程中,这位年近六旬的老人居然将太子与他争养第三代的旧事翻出来讲,由此可见他多疑猜忌,好记人过失。这种性格弱点来自于他的完美主义倾向。

隋文帝精心治国,树立了典范,却不免产生完美主义倾向,眼珠里容不得沙子。他用完美主义目光去审视周边,觉得沙子越来越多,于是越来越猜疑,产生强迫症,循环下去导致家事国事上的悲剧。这个值得管理人深思。

悲剧根源:完美的江山 完美的家庭

隋文帝是明君,史载隋文帝治国“自强不息,朝夕孜孜”,他一天到晚忙于工作,以至于饮食都是在办公桌上完成,加班加点,经常吃盒饭,工作效率也很高,史书给出这么一张成绩单:“人庶殷繁,帑藏充实。”人口增多,人民富裕,国库充实。史书给出的评价是:“近代之良主。”

有完美的事业,还有貌似完美的家庭。隋文帝只跟皇后独孤氏生育儿子,出现了“五子同母”的和谐局面:老大太子杨勇,老二晋王杨广,老三秦王杨俊,老四蜀王杨秀,老五汉王杨谅。隋文帝为此沾沾自喜,认为五个娃都是同一个车间同一个模子产出来的,实在是古今皇室罕见,以后必定家庭和睦,天下和睦。当然,“五子同母”的大好成绩单下暗含着这位大男人多少的屈辱和心酸。独孤氏不准他碰其他女人,碰谁就杀谁,隋文帝有一回居然离家出走,逃到荒郊痛哭不自由。好不容易等独孤氏死了,隋文帝不顾年老体衰,疯狂补课,宠幸女色。

网络配图

   所以说,隋文帝只是拥有貌似完美的家庭。

事业、家庭双双出佳绩,隋文帝两口子就不免拿着这个模式去要求周围人,尤其是接班人太子杨勇,悲剧由此发生。

第一粒“沙子”:皇帝爷爷想多疼孙都不行

隋文帝夫妇把自身组合的家庭模式照样套到儿子身上,老子娶的独孤氏系出名门,那么儿子娶媳妇也得系出名门,这是封建婚姻游戏规则。于是,指定前朝皇室成员元家的姑娘做太子妃。杨勇却不按照这个游戏规则行事,偏偏宠爱普通人家出身的云家姑娘,而且还让云氏当家,门当户对的元姑娘一直不用,失宠的元氏抑郁久了就闹心脏病,两天便呜呼。

元氏死,云氏扶正,“贱女当家”一直是婆婆独孤氏的心病,有一回她当着其他子女大哭:“想我们百年之后,杨勇登基,你们这些人要给那个贱人下跪行礼,老娘我心都碎了。”

这是杨勇在父母眼里制造的第一粒沙子。接下来,沙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刺眼。杨勇扶正云氏也就罢了,还不注意计划生育,跟云氏生了三个儿子,还跟其他女人生了七个儿子。独孤氏很注意生活作风,她把老公抓得紧紧的,觉得应该把儿子也抓得紧紧的,这同父不同母的10个孙子摆在眼前,宣告“五子同母”的优良传统没有发扬光大。

不过,隋文帝夫妇似乎忍受了这几颗“沙子”,忍受的筹码就是云氏给他们生的可爱孙儿长宁王杨俨。隋文帝夫妇对孙儿疼爱无比,经常带进宫来抚养,爷爷奶奶疼孙,这个是没有皇帝庶民之分的。可是,这边厢皇帝爷爷逗孙正欢,那边厢杨勇就遣人敲门催得急:“爹呀,娘呀,俨儿该回家吃饭啦。”不长脑子的杨勇三天两头这么做,一次次把可爱的长宁王从爷爷奶奶手里夺回去。隋文帝就不乐了:这不是把一家人当两家人吗?儿子儿媳不喜欢将下一代塞给爷爷奶奶带,这在民间也是个常见问题,不过,在皇家就不同了,它变成了政治问题。

第二粒“沙子”:由铠甲上的花边想到骄奢亡国

网络配图

  隋文帝的节俭是史上出了名的,这是件好事。但太子杨勇作为富二代,生活品质不免要提高点,这也不是坏事,是人之常情。

然而,这也成了隋文帝眼中的“沙子”。某天,隋文帝来到东宫,注意到了太子宫中的铠甲上装饰了花边这个细节,他揪住这条尾巴把太子训了一通:“自古帝王,骄奢而能够长久的,老爹我还没见过,作为接班人,要省着点。”隋文帝觉得言传还不够,于是来一番身教,他把当平民时用的一个味噌盒交给杨勇,让太子记得当年用酱沾菜时的艰苦生活。隋文帝还留了句话:“若记存前事,应知我心。”若记得以前的平民生活,那就了解老爸我的用心了。

隋文帝说的“我心”是什么“心”呢?杨勇不太用心,皇帝爸爸的心思估计也没去揣摩。那么我们来揣摩一下隋文帝的“我心”。

浅析隋文帝的“应知我心”:

节俭而不厚道好学 变成刻薄猜疑

隋文帝见到太子东宫中铠甲上区区几行花边就不悦,就上纲上线到骄奢亡国的地步,这样的“心”当中交织着几层含义。这几层不是当时的太子杨勇所能猜透的。

第一层含义:仁厚之“心”。隋文帝是个节约治江山的主。他所主政的开皇年间正是盛世,但国家干部都不穿绫罗绸缎,既然穿的都是粗布衣裳(说得夸张一点),当然也不好意思佩戴金啊玉啊之类的装饰品。首都地区有一年闹灾,当地百姓有吃糠的,隋文帝流着眼泪拿给领导干部们看,自己还戒了一年半载的肉。这个“心”是好心,有利于天下百姓的“心”。这应是隋文帝说此话时的本意。

网络配图

   第二层含义:刻薄之 “心”。隋文帝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对别人也如此。这个也是好“心”,最高管理者的品质普及到全体管理人员身上,才能有一个节约勤俭的氛围。但隋文帝的这种节俭之心缺乏厚道的品质来打基础,不免变成刻薄。史书说他“素无学术,好为小术,不达大体”,一个性情狭隘的人来运用节俭的品质,就不免收发不自如,往消极方向发展,因此隋文帝经常派人拿着财物贿赂官吏,谁接就杀谁。

第三层含义:猜疑之“心”。本性不厚道的人一旦看到不符合自己道德标准的事物,就会猜疑。铠甲上的一点花边让他不满意,那么以后比花边更大的装饰会让他更不满意,更猜疑,既然太子奢侈,那就是异类,是异类就会跟我有矛盾,有矛盾就会恨我,恨我就会担心我不传位给他,然后就会迫害我夺位……

Copyright © 2017 www.xulish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叙历史网 移动版
Powered by KieCMS 闽ICP备15026281号-5
x77.10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