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和珅并非因贪而亡某种政治需要更可怕

和珅并非因贪而亡某种政治需要更可怕

2017-11-24 10:32:02   来源:互联网

乾隆年代的显赫人物和坤已经被当代影视搞成一个简单符号,成为“因贪而亡”的蠢货。从刘罗锅到纪晓岚,似乎“正面人物”都要跟他耍弄,方显“英雄”本色。

且不论和坤是否真比刘罗锅、纪晓岚蠢,单从“第一宠臣”到“天下第一贪”的名至实归,其“为官的本事”恐怕刘罗锅、纪晓岚望尘莫及。和坤的命运跌宕起伏,其玄机绝非一句“因贪而亡”那么简单。

这位和大人二十几岁便“在军机房行走”,可谓少年得志,直至发达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一宠臣。但最后晚年却被收监下狱而自尽,落得了“天下第一贪”的臭名。

如果单就事论事,就是纯粹的因果报应、“贪者不得善终”了。然而,细细想来,却发现还是另有一番奥妙在其中的。

和坤和大人,果真是“因贪而亡”吗?

他显赫一世,为“圣主”乾隆的第一宠臣,他是在乾隆死后5天被嘉庆皇帝抄家下狱的。

网络配图

   笔者读过这位巨贪最后时光的诗作,一篇《悔诗》,一篇《临刑诗》。诗中哀叹“空负九重恩”、“认取香烟是后身”,四大皆空之情溢于言表。总有后人撰文,以两诗为据,称和坤醒悟得太迟了,早应悔不该贪。然而,笔者以为,和坤若真的要表达贪之悔,那么他的认知能力未免太低了。若如此,他并未真正醒来。

从历史上看,作为前朝重臣无论廉贪,其结果一般都不会太好。若想保全性命,一要未雨绸缪,极早投入巴结新君的准备,二要无毒不丈夫,殊死一搏,篡权夺位。而和坤第一他看不起嘉庆且有表露,第二他又没有夺位的胆略,如此,新君即位树立权威,还会有他的好吗?打掉和坤,最合算的当属这位嘉庆皇帝了,既打掉了重臣树了皇威,又捞到了足够吃饱好几年的银两,还大力弘扬了一口反贪精神,可谓一举三得。

然而,乾隆时代的巨贪亡后,嘉庆时代又如何呢?一个个旧贪倒下了,无数个新贪又站起来,病人膏肓之体,岂会因摘除冰山一角而痊愈?

如果乾隆不死,和坤纵然再贪也未必会亡。可见,和坤之亡,并非因贪而亡,主要亡在易主。

封建时代,主子认定奴才最可贵的品格,不在廉与贪,而在忠与叛,贪而忠者,可留。廉而忠者,稀少,可树。最难容忍的是贪而不忠,如巨贪和坤对嘉庆皇帝一向不敬,属异己型,便顺理成章地被新君拿来祭了反贪大旗。

由“天下贪官第一”的命运,我们不妨画蛇添足,再拿“天下廉吏第一”的命运做个对比。同在清廷做官,“一代廉吏”于成龙如今也已通过现代科技手段被家喻户晓,观者大多为于之廉称奇,而我叹为观止的却是于成龙的运气。

网络配图

  纵观于大人之从官生涯,为官24载,从知县累官两江总督,仕途虽有起伏;但总的说是扶摇直上,春风得意,最后还落得“天下廉吏第一”的美誉,如此廉而不误升官,善始善终,实乃亘古少见。

先就于成龙因廉升官而言,他果真单凭廉就升职的吗?书云:于成龙“洁己爱民,任事练达”,可见这于成龙不仅廉洁,而且是善于处事的。观剧中演示亦可知,于成龙之所以步步高升,都是因为遇到了好上司,而他与上司的关系也一向维护得不错,最好在他的大上司康熙皇帝是明白人,正是有所作为英明正确的年龄段,所以于成龙可算生逢其时,于成龙的幸运之处正在这里。

于成龙,他是多么地幸运啊,不用花钱就可升官,若万一遇到的上司是财迷,岂不就彻底绝了升官之路?若赶上康熙昏庸晚年,或八旗子弟声色犬马、两杆枪(一杆为烟枪)打天下时代,他于成龙即便廉得寸发不生,也断难有出头之日。况且于成龙既“任事练达”,就难免与上上下下周旋交往,这没银子的烦恼一旦久了,会不会影响同僚关系相处?而于成龙既为血肉之躯,也不可能无欲,从一个人的生理角度卜讲,谁都不情愿当苦行僧,重权在握,若不因为行事谨慎而言无欲,则近似虚伪。

网络配图

   自古“廉”者可为两类,一类为“装青天、装老爷”,另一类为克己奉公、知足长乐的人。某些“装青天”装到死也未必会露出真实的贪相。而知足长乐者因为没有野心,属劳模型,极易被立为榜样,但是在一向缺少有效监督的封建时代,二者往往是不成比例的。

倘若于成龙晚生一百年,成为乾隆手中一员,纵然再廉,官能大过和坤吗?所以,当“天下贪官第一”与“天下廉吏第一”的命运对照完毕后,我只有在剧外为前者的“易主”而清醒、为后者的运气而叫绝——不知历史上多少贪官“易主”而亡,又有多少廉吏能有于成龙这样的好福气,可以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下照样发达……?

Copyright © 2017 www.xulish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叙历史网 移动版
Powered by KieCMS 闽ICP备15026281号-5
x60.04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