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解密 > 赵构为什么要杀岳飞 岳飞或是赵构的亲哥哥?

赵构为什么要杀岳飞 岳飞或是赵构的亲哥哥?

2015-12-24 18:48:48   来源:互联网

导读:岳飞的故事流传百年,至于他的死是我们的遗憾和愤怒,评书和正史上都说岳飞死于秦桧的陷害。秦桧嫉妒岳飞屡建大功,于是怂恿皇帝赵构连下十二道金牌召岳飞回都,然后诬陷岳飞要造,把他害死在监狱里。

宋高宗赵构

当时另一个元帅韩世忠曾经去问秦桧:岳飞到底犯了什么罪?秦桧说:“飞子云与张宪书虽不明,其事体莫须有。”“莫须有”三个字,会不会有弦外之音呢?如果不是秦桧想杀岳飞,那么究竟是谁想杀他、而且能杀他呢?

岳飞有个大犯忌讳的地方,就是他的军队号称“岳家军”,自古皇帝们的心是相通的,赵构对此必然是极不高兴。但这点儿事也绝不足以让赵构下决心杀岳飞,看看岳飞之死前几年内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绍兴九年“正月,金宿州守臣赵荣来归。二月,命修《徽宗实录》”。想来那赵荣带回来了些赵构老爸徽宗的遗物什么的,使得赵构忽然想起来要给老爸修改传记了。不过,徽宗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小资皇帝,除了书画上的成就之外,泡妞也是一把高手,但是治理国家实在是乏善可陈。那么着急给他写传记做什么?莫非是听到了什么蛛丝马迹,要整理老爹的黑材料?于是赵构也不继续让赵鼎来写党史了,而是该派自己信得过、口头又严实的秦桧来编写。

绍兴十年,“夏四月韩世忠、张俊、岳飞相继入觐。壬辰,以世忠、俊并为枢密使,飞枢密副使,五月遣张俊、岳飞于楚州巡视边防。”朝见皇帝以后,这抗金三大元帅之中韩世忠、张俊进了中央政治局,而岳飞只混了个候补,看来赵构和岳飞的关系开始冷却了。

“秋七月戊戌,秦桧上《徽宗实录》,进修撰以下各一官。丁未,加秦桧少保。命张俊复如镇江措置军务,留岳飞行在。飞以累奉诏班师”。秦桧笔杆子确实厉害,一年多的时间就完成了的艰巨任务,同时肯定还递交了一本厚厚的、不能让别人看到的内部文件,包括许多皇家。赵构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害怕,反正给写作班子每人提升一级,几天之后,就有了赵构连下12道金牌逼迫岳飞回都的事。

岳飞一回来,马上就倒了霉:“八月甲戌,罢岳飞……九月癸卯,鄂州前军副统制王俊告副都统制张宪谋据襄阳为变……冬十月,戊寅,诏修玉牒。下岳飞、张宪大理狱,命御史中丞何铸、大理卿周三畏鞫之。”岳飞七月回军,八月就丢了官儿,九月有人报告说岳飞的养子岳云和爱将张宪阴谋,十月赵构下令修改玉碟,就是皇家的家谱,紧接着就把岳飞下到了监狱里。

这一段时间表很有意思:为什么赵构一见了秦桧修改的《徽宗实录》就马上下金牌召岳飞回军?把岳飞下到了大狱里,紧接着就要修改玉碟?莫非岳飞和皇家有什么牵连不成?

岳飞被捕以后,赵构最初派何铸审讯,“飞裂裳以背示铸,有尽忠报国四大字,深入肤理。既而阅实无左验,铸明其无辜。”岳飞把衣服一撕,露出身上“尽忠报国”四个大字,何铸马上就明白岳飞是冤枉的了。这一段也很奇怪,身上刺字在那年头儿是很流行的,当法官的,总不能认为身上刺个“忠”字就是忠臣吧?

这里的真实过程应该是岳飞向何铸说了什么高度机密,或出示了什么极有说服力的证据,才使得何铸认为岳飞无辜。但是赵构已经将这些关键从史书中删去,读到才令人觉得这里费解。

赵构听何铸一说,又惊又怕,大秘密可不能传出去,先恐吓何铸一番,罢了他的官,然后就命令秦桧马上把岳飞干掉,杀人灭口。秦桧曾经建议让岳飞和张宪当堂对质,以显示自己依法判案,但是赵构却说:“勿妄追证,动摇人心。”意思就是说:咱俩都知道老岳造反证据是假的,你还瞎追证什么?万一他把那大秘密一喊,一旦传出去,就天下大乱了,什么也别问了,赶快杀人灭口吧。

“十二月癸巳,赐岳飞死于大理寺,斩其子云及张宪于市,家属徙广南,官属于鹏等论罪有差。”这导致岳飞掉了脑袋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呢?自古以来,要造反的人,一定得既有贼心,又有贼胆儿,更重要的是得有贼能耐,如果没有哪份儿能耐,只是瞎叫唤造反,压根儿没人正眼儿瞧你。

赵构手下的三大元帅,韩世忠、张俊、岳飞手下都有十来万人马,如果反谁都能折腾一气。可是在那个讲究忠孝的年头儿,无缘无故起兵反皇上,肯定得不到老百姓的拥护。不过如果某元帅拿到一份类似先皇遗诏什么的东西来抢他的皇位,形势就完全变了,因为赵构的皇帝是自己封的,没有老爹的命令,底气不足啊。特别是岳飞,年纪最轻,人气最旺,打起仗来也就勇悍。

岳飞身边有两个重要的女人,一个是他的母亲姚氏,一个是他的老婆李娃。李娃比岳飞还大两岁,汤阴县志上说她日夜协助岳飞布置军事,安抚家属,“部下军事有谋叛者,李夫人廉得之,不以言,一日会诸将于门,立命捕斩叛者,一军肃然。这一段就有点儿奇怪了,听说有人要叛变,把他抓起来,怎么也应该交给你老公审一下么,怎么自做主张立刻就把他一刀砍了呢?莫非也有什么事要杀人灭口不成?

岳飞的母亲姚氏也有奇怪的地方。“岳”字在北方许多地方读做“药”的音,姓姚的嫁了姓药的,也蛮巧的。再看看宋史上岳飞出世一段:“字鹏举,相州汤阴人。未弥月……河决内黄,水暴至,母姚抱飞坐瓮中,冲涛及岸得免,人异之。”说岳飞才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黄河发大水了,一家人都被淹死了,只有岳母姚氏抱着岳飞坐到一个大缸里,才逃到了岸上。

看了这段,不但当时的人奇怪,我们现在人也一样奇怪:月子里的女人身体是最虚弱的,特别是姚氏,生岳飞的时候已经30多了岁,高龄产妇,又是第一胎,怕是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剩多少了,怎么会大水把别人都淹了,只有她,还抱个孩子逃了出来?就算是在别人帮助下勉强跳进了水缸里吧,我们知道水缸那个玩艺儿,底面积小,重心高,有一点儿风浪就翻个儿了,怎么能载着她母子俩从黄河的大水里逃出来呢?这里八成是岳母姚氏在撒谎。可是她为什么要说谎呢?

后来宋徽宗被金人抓走了,姚氏心急如焚,每次见了岳飞都提醒他一定要“迎回二圣”。那时宋朝经常派人去金国问候宋徽宗和宋钦宗。估计姚氏也给宋徽宗带过信,告诉他那个逃出宫的宫女生了个儿子,现在是宋朝大将,一定要救他会来等等。那是绍兴五年,宋徽宗接到信又惊又喜,一激动死了,消息传来,姚氏悲痛欲绝,过了一年她也去世了。在临死之前,姚氏把岳飞的身世和他讲了,岳飞大惊,自己的父亲竟然是皇帝,而且死在了金人手里,自己居然是当今皇帝的哥哥,和他有同等的皇位继承权!

岳飞觉得心里乱得很,赵构那么懦弱,不求收复失地,北方的老百姓们在金兵统治下苦受得大了,如果自己当了皇帝,肯定能把金兵消灭,建立一个富强的中华大帝国。可是赵构对自己不错,又是自己的亲弟弟,怎么下得了手呢?岳飞越想越痛苦,于是就有了岳飞接连两次撂挑子,什么官也不想当了的故事。

赵构那时还蒙在鼓里,死活不让岳飞辞职,而且金人大兵压境,岳飞不得已,才又带兵和金人大战起来。可是,日子长了,秘密总有走露的时候,岳飞有个部下听到了点儿什么风声,马上被岳飞的老婆抓起来,杀了灭口,渐渐的,赵构也听到点儿什么风声了。

绍兴九年,“正月,金宿州守臣赵荣来归。二月,命修《徽宗实录》”估计赵荣应该带来了宋徽宗的遗物,里面可能也有姚氏给宋徽宗的信。赵构一见大惊,忙派自己的心腹秦桧以修徽宗实录为名,好好检查一下所有的宫廷文件,这已经是三十多年的旧文件了,而且在战乱中又丢失了不少。不过秦桧也是个能人,终于把徽宗的起居录找到了,其中有:崇宁元年x月x日,帝幸宫女姚氏之类的话。玉碟上应该也有类似的,崇宁元年x月x日,宫女姚氏有孕,后不知所终什么的。

赵构把日子一对,正是岳飞的年龄!秦桧又呈上岳飞的一首诗:“宝刀歌.赠吴将军南行:我有一宝刀,深藏未出韬。今朝持赠南征使,紫万丈干青霄......使君一一试此刀,能令四海烽尘消,万姓鼓舞歌唐尧。”赵构看了更是疑点重重:你岳飞已经是元帅了,怎么还有一把亮未出来的宝刀?莫非这宝刀就是指他自己的皇子身分?“万姓鼓舞歌唐尧,”这尧虽然是好皇帝,可是他是把自己的皇位禅让给舜了。你岳飞写这个是什么意思,莫非想让我把皇位禅让给你不成?这还得了,赶快杀了他吧!

岳飞有一首更有名的《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估计这句又把赵构吓得够呛,你岳飞收拾金国,那只是从中国版图的一半来收拾就够了么,你要从头收拾,这是什么意思?连我赵构一起收拾了?

下半阕的“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也很有意思,严格说来,此句对仗不工。靖康是年号,应该对个人名或地名才工整,臣子二字就对得有点儿牵强了,岳飞在这里是不是也别有所指,指的是国恨家仇的双重仇恨,为臣之恨,君主被虏,为子之恨,生父被囚。当然此句的原稿也或许是:“君父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对仗虽然工整,但因痕迹太明显,才该成了靖康耻。此满江红有人说是后人伪做,理由是贺兰山在当时西夏国,离金国远了去了,岳飞和金兵大战,怎么会犯这等错误?应该说兴安岭才对,其实,如果真是后人假托岳飞之名所做,肯定不会有令人一眼看去就起疑的地方。

岳飞此处用了贺兰山绝非笔误,而是这正说明了他的志向远远不止收复宋朝的失地,打败金兵而已,而且要继承汉唐的疆土,连西夏国也要灭掉。更有意思的是,岳飞在此词中还提到了匈奴,宋朝时,匈奴早已迁移到欧洲多瑙河一代去了,莫非岳大帅也有心建立一个横垮亚欧两洲的大帝国?既然一百多年以后的成吉斯汗能做得到,为什么岳大帅做不到呢?岳飞的军事能力不弱于成吉斯汗,而宋朝的人力,财力远胜于蒙古。当然历史是不允许假设的,但是如果岳飞的大帝国能成功的话,就不会有持续一百多年的天下大乱。没有乱世的可乘之机,可能也就不会有以后的成吉斯汗蒙古大帝国。

可惜岳飞犹豫尽管犹豫,终究还是下不了决心把政权从赵构手里夺过来,反而被赵构先下了手。岳飞想来也是后悔得紧,临死之前除了“天日召召”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未曾造反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

Copyright © 2017 www.xulish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叙历史网 移动版
Powered by KieCMS 闽ICP备15026281号-5
x1.67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