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首页 > 清朝最贴心小妾如何逼人家老婆陪自己丈夫过夜

清朝最贴心小妾如何逼人家老婆陪自己丈夫过夜

2017-08-17 10:31:29   来源:互联网

夫妻之事,最难理顺。此还是如今,放在那个可以娶妻之后还纳妾的时代,就更加难搞定了。

说话,据清人记载,光绪初年,吏部有两个姓雷的官员。他们本来是有名有姓的,但作者听来此事时,觉得不是啥好事啊,若将他们名字写出来,未必有些不厚道,会让他们难堪,使他们的后人,被他人所取笑,所以,就隐去其名只留其姓,便如《红楼梦》里真事隐那般。

两雷,一是陕西的,呼之为陕雷,一是浙江的,咱之为浙雷。浙雷和老婆住在南横街,陕雷同小妾住在魏染胡同。门口挂了个牌子,吏部雷寓。

网络配图

说起魏染胡同,在明朝时就有了,据说大宦官魏忠贤在这里住过。崇祯皇帝朱由检将之整垮之后,胡同便被人俗称为魏阉胡同,后因阉字听来不爽,所以改成了魏染。不过,有专家考证,此说乃是民间戏言,实际,九千岁,并未看上过此地。但,于此生活过的名人,还是不少的,写过《圆圆曲》讥笑过吴三桂的吴伟业、金庸的老祖宗著名诗人查慎行、还有咱们历史书上学过的著名报人,后被张作霖杀害的邵漂萍……

背景有点多,咱们来说正事。

一日,浙雷的仆人无事与同僚八卦,神神叨叨地说,告诉你们件事哟,可千万不能让夫人知道啦,否则会翻天呢!

同僚来了兴致,立马应承下来,都保证,绝对不会说的,我们的嘴巴向来很严,你又不是不知道。快说快说,谁泄漏出去,天打雷劈。

仆人放心了,告诉他们,老爷在魏染胡同金屋藏娇买了房小妾哦!

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呢?未久,消息便传到了夫人耳中。浙雷夫人可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小子呀,你每月就赚那么点银子,还敢拿来租房养妾?难怪最近交到我手里的少了,害得老娘还要拿私房钱出来补贴伙食呢!

于是喊来仆人,眉头一皱,仆人就都招了。不过话说得是很委婉,魏染胡同确实是有个雷寓,也确实有个小妾,但无法确定,是老爷养在那里的……

可夫人,妒性一起,哪里还听得进这种话,先得个确信再去问罪呢?直接就起驾,到了胡同口,叫仆人大喊,夫人来啦,夫人来啦——威……武……回避……肃静……夫人来啦……夫人来啦……

网络配图

气势是造起来了。小妾也出来了。不过,她还以为是谁家的夫人前来拜访呢,乃是出门迎接的……

于是,两个互不知底细的女人,就上演了一台好戏……

夫人:你这个淫婢,怎敢私自跟老爷住在外面,也不到家里拜拜山头见见老娘?

小妾:这……嗯……啊……我……你……

夫人:支吾什么?知道错了吧?就你这丑样子,居然也能勾引到那没良心的,这世道真是变啊呀!!

小妾:你……哎……我……唔……唔……唔……

小妾心里委屈啊,没由来被一顿骂,人家气头又那么大、气场又那么强,作为小的,在正妻面前,哪敢说几个不字呢?

好在,陕雷回来了——

小妾一见,知道撑腰的来了,来了劲,吼道,“你不是说,你老婆不在京城吗?我才跟了你的呀,现在人家都打上门问罪了,我咋办?”

陕雷却是一头雾水,这气冲冲的女人是谁啊?我不认识啊……

小妾见他一脸无辜,骂到,“你还装,你还装,你今天不为我作主,我们就不要过啦,你跟那黄脸婆过去吧!”

陕雷急啊,这真不是我老婆啊!好在,怎么说也是在官场摸爬打滚了好多年的,脑子一转,想起来。

网络配图

打了个拱,夫人,您莫不是吏部雷某某的夫人?

浙雷夫人其实早就知道实情了,该死的恶仆,都是你爱嚼舌头,害得我出丑啊。那人不是我老公啊,这哪有地缝,我钻进去啊……

真相大白了。小妾哇哇哭过之后,得理不饶人,“哪里来的泼妇啊,喊我老公做老公?”

浙雷夫人心个尴尬,只得连连道歉,误会误会,对不起对不起,莫介意莫介意啊!

小妾不依,说既然认了我丈夫做老公,今晚你一定得陪他一夜。这事就算了,否则,没完!

陕雷就算觉得你真是太深明大义啦,可他不敢啊。同事妻,岂敢欺?于是再三劝说,算了算了,京城这么大,谁还能没个错呢?得饶人处且饶人吧,都是同事,你这要闹大了,我上班也不好意思啊……

只是,这事真大了。京城沸沸扬扬,男女老少,个个是笑得喘不过气来。说不定,都传到慈禧太后耳朵里去了呢!

Copyright © 2017 www.xulish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叙历史网 移动版
Powered by KieCMS 闽ICP备15026281号-5
x1.52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