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野史秘闻 > 明末大将李成梁:李成梁是明朝灭亡的罪魁祸首吗

明末大将李成梁:李成梁是明朝灭亡的罪魁祸首吗

2015-12-25 16:08:21   来源:互联网

                   

导读:李成梁算是大器晚成的一个人,四十岁之前一直是家境贫寒,普普通通的一个老百姓。本以为就这样平淡的度过一生,可谁知老天还是待他不薄,给了他梦想的官职做,可就是这场仕途之路让他成了亡命的罪人。

李成梁,字汝契,号银城,有考证说其祖籍本为陇西,祖上于唐末为避战乱举族迁入朝鲜。爷爷李英于嘉靖年间归附明朝,任职铁岭卫指挥佥事。明朝武官实行世袭制,李成梁少年便“英毅骁健,有大将才”,本应继承指挥佥事份的职位,可是到他这一代,家境贫寒,竟然筹集不到去北京承袭官职的路费,以至到了四十岁,还只是一个普通的“诸生”!

——我是不是这样平凡到老?

我是不是就这样在默默无闻中渡过这一生?

就在李成梁几乎要对前途产生绝望的时候,他遇到了命中贵人。

辽东巡抚御史很赏识他的才略,对他的处境非常同情,慷慨解囊,资助他进京,这样,他获得了祖辈传下来的职位。这一年是嘉靖四十五年(公元1566年),李成梁正式走上了历史的大舞台。

而在嘉靖中叶,成吉思汗第十五世孙,达延汗(又称大元可汗)巴图蒙克“贤智卓越”(《李朝成宗大王实录》卷一七五),控弦达十万骑,建左右两翼六个万户,分别为:察哈尔万户、兀良哈万户、喀尔喀万户、鄂尔多斯万户、土默特万户和永谢布(哈喇慎、阿苏特)万户。

不久,察哈尔举部东迁,驻牧于蓟、辽地域(大体相当于现在的辽宁、内蒙古东部和河北北部地区),“时窥塞下”,从此与明朝开展了旷日持久的激烈地厮杀。可以说,变患频起的北方给李成梁提供了展现战略武功的机会。李成梁以一名低级军官的身份,经常“亲自搏战”,提着脑袋冲锋在前,在刀剑拼杀里,在鲜血迸溅中,在无数死人堆里杀出一条血路,冒死前进,赢得一场又一场战功,换来了官职的不断升迁,很快就升任为辽东险山参将。

隆庆元年(1567年),又升为副总兵,协守辽阳。隆庆四年(1570年),辽东(指辽河以东地区,今辽宁省的东部和南部)鞑靼辛爱部入侵,辽东总兵王治道战死,李成梁受任于危难之际,领总兵官,署理都督佥事。这个职位,自隆庆四年(1570年)至万历十九年(1591年)一共做了二十二年,后因御史弹劾而解任。

长长的二十二年里,李成梁几乎是无日不战,年年杀敌无数。在万历十六年(1588年)之前,李成梁“师出必捷,威振绝域”,战功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看万历44年进士、天启初年兵部职方员外郎,安徽桐城人方孔照所作的《全边略记》。

正是这数不胜数的战功使李成梁成了辽东的一根定海神针。其面对大大小小的游牧部落,无论是他们单独挑衅还是联合出兵,都一一将之挑落马下,进而拓疆七百里,建宽甸六堡,并在开原、清河、抚顺等地开办贸易市场,与当地部落建立友好关系。在明将吏贪懦,边备废驰的时代,李成梁纵横北方边塞,史称“边帅武功之盛,两百年来所未有”。

辽阳百姓称李成梁的中左所之战、盘山驿之战、卓山之战、平虏堡之战、红土城之战、养善木之战、鸭儿匮之战、雕背山之战、辽河之战、阿州之战、抚顺之战、沈阳之战、开原之战、袄郎兔之战、曹子谷之战、古勒寨之战,射王杲,诛速把亥,擒逞、仰二奴,斩阿大、阿海,“皆万世之功”。凭借着这些赫赫战功,李成梁官职不断升迁。

特别是万历十年(1582年)斩杀泰宁部部长速把亥之役,“速把亥为辽左患二十年”,是大明帝国北方的心腹大患,此人死,兀良哈部元气大伤,另一强势部落海西叶赫部,经分化瓦解,则在万历十七年(1589年)被征服,首领那林孛罗请降。此事随即成为影响历史进程的大事,其影响之一是:明帝国、蒙古、女真三方的力量变化开始出现微妙的变化;影响之二是:帝国支柱张居正也因为在此期间对李成梁的鼎力支持而进太师,从而成就了由张居正、李成梁和戚继光三人组成铁三角支撑帝国的繁盛局面。

                                   

然而好景不长,万历十年(1582年)6月20日,一直力挺李成梁的张居正溘然病逝,李成梁作为边将,朝内的没有保护伞,作战趋于保守,以致于在万历十七年、十八年、十九年连续损兵折将,战略上一退再退。万历十九年(1591年)三月,李成梁发兵出镇夷堡潜袭板升,初战捷,回师途中遭伏击,大败,阵亡者达数千人。此战结束,李成梁不堪御史的弹劾,卸任辽东总兵,“以宁远伯回朝”。从每战必胜到连战连败,张居正的辞世只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则完全是李成梁的自身原因。《明史.李成梁传》说其“始锐意封拜,师出必捷,威振绝域。已而位望益隆,子弟尽列崇阶,仆隶无不荣显。贵极而骄,奢侈无度。”

想当初,李成梁大才难展,白白憋了四十年,一登战场,自然“锐意封拜”,意气风发,舍生忘死,而在“位望日隆”后,就耽于享受,“贵极而骄”了。当然,谁也不可能永远年轻,毕竟,到了万历十九年(1591年),李成梁也已经六七十岁的人了,你还指望他每天满怀豪情地拎着刀子去砍砍杀杀也不现实。另外,“军赀、马价、盐课、市赏,岁干没不赀,全辽商民之利尽笼入己。以是灌输权门,结纳朝士,中外要人,无不饱其重赇,为之左右”,如果以万历十年(1582年)为分界的话,可以说,万历十年(1582年)以后的李成梁已经成为了一名活脱脱的地方军阀了。

对于明末军队的作战能力,吕思勉先生在《吕著中国通史》说:“军事的败坏,其机实隐伏于成梁之时,这又是其一例。军队的腐败,其表现于外的,在精神方面,为士气的衰颓;在物质方面,则为积弊的深痼;虽有良将,亦无从整顿,非解散之而另造不可。”

在吕老先生看来,对于明末辽东边防的松弛,李成梁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然,仅仅因为这个就认定李成梁是“亡明”始作俑者,证据是不够充分的。事实上,在李成梁的身上,还发生了许多不为人知、或者说是罕为大多数人所知的事。其中之一,就是他和清太祖努尔哈赤之间那些说不清、道不明,却又千丝万缕的关系。

李成梁的治辽原则是让蒙古、女真各部“以夷制夷,使其各自雄长,不相归一”,即谁露头就打谁,谁强大就灭谁。万历十九年(1591)李成梁卸任辽东总兵前,他不断兴兵,陆续打垮了蒙古土蛮部及女真叶赫部、哈达部等强大部落或有冒头迹象的部落,但他却坐视努尔哈赤势力不断强大而不采取任何措施。努尔哈赤从万历十一年起兵开始,至万历十七年就基本统一了建州女真,对努尔哈赤的迅速崛起,李成梁视而不见,这显然与他的治辽原则大相径庭。估计这既出于对误杀努尔哈赤父祖的愧疚(李成梁以努尔哈赤父死年幼,视之如子侄,给予赡养),也出于努尔哈赤的善于伪装恭顺和大肆行贿。

第二年,努尔哈赤正式建立后金政权。又三年,努尔哈赤以七大恨起兵伐明,并在萨尔浒决战中一举击溃了明朝四路精兵10余万人,就连李成梁的老家铁岭亦遭血腥屠戮。最后连江山都被清朝给占领了,能说跟李成梁一点关系也没有吗?

不为官自己心里不舒服,可谁知做了官,反而成了亡明的罪人,真是造化弄人,一切皆有定数。历史的事情已经发生,所以也就不要追究谁对谁错了。

Copyright © 2017 www.xulish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叙历史网 移动版
Powered by KieCMS 闽ICP备15026281号-5
x4.88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