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云人物 > 吕才简介 唐代哲学家唯物主义思想家吕才生平

吕才简介 唐代哲学家唯物主义思想家吕才生平

2015-12-25 15:48:36   来源:互联网

吕才(606—665),博州清平(今山东高唐县清平镇吕庄人)。唐代哲学家、唯物主义思想家、无神论者、音乐家,是位多才多艺的学者、自然科学家。他出身于寒微的庶族家庭,从小好学,是一位未经名师传授,自学成才的思想家、学者。兴趣爱好广泛,通晓《六经》、天文、地理、医药、制图、军事、历史、文学、逻辑学、哲学乃至阴阳五行、龟蓍、历算、象戏等,尤长于乐律,而且大都有专门著作和创造。因其学识渊博、博才多能而逐渐知名。唐初的一些名臣官僚如魏征、王珪等都十分赞赏他的“学术之妙”。30岁时,由温彦博、魏征等人推荐给唐太宗进入弘文馆,官居太常博士,太常丞,太子司更大夫。

他曾因职务关系曾参加了许多官方编辑、修订图书的工作,也有不少自己的著作,内容涉及音乐、天文、历数、地理、军事、历史、佛学、医药等众多领域。吕才的成绩是多方面的,但是他的著作几乎全部失传,至今保存下来的仅有8篇残篇、5000余字,从中已经无法了解吕才思想和学术的全貌。

吕才的博学多能,最难能可贵的是具有无神论思想。这一思想集中反映到他所奉命刊正削存的阴阳书中。

在战国时期形成的阴阳五行学派,以阴阳五行观念为基础,掺杂一些宗教、巫术和迷信,用以解释日常生活中的一些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从而形成了唯心论与神学的思想体系。传世的阴阳书,荒诞怪迂,甚至连唐太宗也不能容忍,称所传阴阳书“多谬伪浅恶,世益拘畏”,于是命吕才及宿学老师“删落烦讹,掇可用者”。

在刊正阴阳书的过程中,吕才“于持议儒而不俚,以经谊推处其验术,诸家共诃短之,又举世相惑以祸福,终莫悟云”。吕才的无神论思想虽属于儒家思想范畴,但并不拘泥,“以经谊推处其验术”,他批驳了阴阳书中的宗教迷信,用儒家思想创立了一种无神论体系。

尽管吕才刊正削存的百余卷阴阳书得到了唐太宗的认可,并诏颁天下,但该书绝大部分已经佚失,现仅存《叙宅经》、《叙禄命》及《叙葬书》三篇残文。

在《叙宅经》篇中,吕才首先援引《易经》说:“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以宫室,盖取诸《大壮》。”至殷、周时,始有卜宅以定吉凶的说法。师巫“更加五姓之说”。五姓是指宫、商、角、徵、羽等,认为“天下万物,悉配属之,行事吉凶,以此为法”。可见,《宅经》的有神论思想在于“五姓之说”。因此,吕才重点揭露与批判了五姓之说的虚妄。

首先,吕才指出五姓“配属”方法是自相矛盾的。他说:“至如张、王等为商、武,庾等为羽,欲以同韵相求;及其以柳姓为宫,以赵姓为角,又非四声相管。其间亦有同是一姓,分属宫商,后有复姓数字,徵羽不别。”他从矛盾律原理出发,指出“五姓之说”违背了逻辑规律,难以自圆其说。其次,他稽考经典,古代本无五姓之说,诸阴阳书,也无此语,“直是野俗口传,竟无所出之处”。指出乃“近代师巫”的无知妄说,不足为训。最后,他从姓氏起源来考察,指出五姓之说的荒诞不经。在黄帝之时,“不过姬、姜数姓,暨于后代,赐族者至多”。至如管、蔡、郕、霍等十六姓,“并是姬姓子孙;孔、殷、宋、华等八姓,”并是子姓苗裔“。至于其他无不如此。他大量地列举了姓氏,并分别指出它们”因邑因官,分枝布叶,未知此等诸姓,是谁配属?“吕才还稽考了《春秋》一书,其中以陈、卫、秦并同”水姓“,齐、郑、宋皆为”火姓“,其姓之来源,”或承所出之祖,或系所属之星,或取所居之地,亦非宫、商、羽、徵,共相管摄“。他得出结论说:”此则事不稽古,义理乖辟者也。“吕才详明地叙述了姓氏的源流以后,五姓之说的迷信思想也就不攻自破了。

在《叙禄命》篇中,吕才首先考察了禄命之说的源流。在《史记》中记载有宋忠、贾谊讥讽司马季主的故事,出于卜筮之口。”夫卜筮者,高人禄命以悦人心,矫言祸福以尽人财“。王充的《论衡》也称”见骨体而知命禄,睹命禄而知骨体“。由于禄命之说行之既久,又”多言式中“,于是人们遂信以为真了。吕才指出人的祸福、贵贱、寿夭与禄命绝对无关:”今时亦有同年同禄,而贵贱悬殊;共命共胎,而夭寿更异“。禄命书说秦始皇”为人无始有终,老而弥吉“。吕才据《史记》记载,指出秦始皇是”有始无终,老而弥凶“,结果活了不过五十岁。他还考察汉武帝、魏孝文帝、南朝宋高祖等人的生平,说明禄命法也同样不验,从而揭穿所谓”高人禄命以悦人心,矫言祸福以尽人财“,完全是虚伪与骗人。

在《叙葬书》中,吕才援据儒家经典,批判驳斥《葬书》所宣扬的迷信思想。首先考察了丧葬的原始情况。据《易》、《礼》等书记载,”古之葬者,衣之以薪,不封不树,丧期无数“。后来才有”圣人易之以棺椁“。”葬“字的原义,”葬者,藏也,欲使人不得见之“,到了后来,才有阴阳葬法。由于阴阳家和巫者一再宣扬迷信思想,遂使葬术一时颇为流行,致有一百二十家之多,他们”各说吉凶,拘而多忌“。

为了揭穿丧葬中的吉凶、禁忌等迷信,吕才列举了历史上从国王、诸侯、大夫、士及庶人的殡葬情况,说明丧葬只不过有”贵贱不同,礼亦异数“,但都”葬有定期“,因而得出了葬”不择年月“的结论。葬书中所谓”富贵官品,皆由安葬所致;年命延促,亦曰坟垅所招“及”丧葬吉凶,皆依五姓便利“等说法,都是”巫者诈其吉凶,愚人以徼幸“。至于”擗踊之际,择葬地而希官品;荼毒之秋,选葬地以规财禄“,均为无识者的愚昧,巫者的狡诈诳谝。

吕才以大量历史事实和深刻的推理分析,揭露了宅经、禄命、葬书的荒诞虚伪,充分显示了他的无神论思想的价值。但是,他”以经谊推处其验术“,时时用《易》、《礼》、《春秋》等儒家经典作为立论根据,而对儒家经典中的一些迷信思想失去了批判能力。如在《叙宅经》中,对《堪舆论》记载”黄帝对于天老,乃有五姓之言“,这本是五姓之说的源头,他却避而不谈;在《叙禄命》中,在谈到人生禄食运数时未否定”天命“,说:”但以积善余庆,不假建禄之吉;积恶余殃,岂由劫杀之实。皇天无亲,常与善人,祸福之应,其犹影响。“表明了他的无神论思想是不彻底的。

尽管吕才的无神论思想有时代的局限性,但在阴阳迷信充斥、”举世相惑“的时代,他对《宅经》、《禄命》、《葬书》的深刻批判,仍然放射出唯物论思想光辉。

吕才是一个无神论者。他通过归纳古今史实,尖锐地批判了宿命论和各种迷信观点。唐太宗贞观十五年(641年),吕才与学者十余人奉命删订“阴阳书”,“才多以典故质正其理,虽为术者所短,然颇合经义”(《旧唐书》卷七九),“才于持议,儒而不俚,以经谊推处其验术,诸家共诃短之。又举相惑以祸福,终莫悟云”(《新唐书》卷一○七)。这说明,吕才以无神论观点批驳阴阳家的风水、卜筮、禄命等迷信,并因而受到了阴阳家的反对。吕才为了“救俗失,切时事”,在他的著作中采取了“言不甚文”的通俗语言形式,以期达到“易晓”的效果。

吕才在他的著述中多方面地批判了阴阳家的一些迷信观点。针对根据人的生辰、长相,预言吉凶祸福、贵贱寿夭,吕才指出,这是巫师们“高谈禄命以悦人心,矫言祸福以尽人财”(《叙禄命》)。针对当时流行的“富贵官品,皆由安葬所致;年命延促,亦日坟垅所招”,他指出,这是巫者出于“利其贷贿”的目的而杜撰出来的。认为“官爵弘之在人,不由安葬所致”(《叙葬书》。吕才还列举七条证据集中批判风水迷信。归纳起来有两个特点,一是运用自然之理。他说:“且天复地载,乾坤之理备焉;一刚一柔,消灭之义祥矣。或成于昼夜之道,感于男女之代,三光运于上,四气通于下,斯乃阴阳之大经,不可失之于斯须也”。他把阴阳归结于自然现象及其矛盾运动,从而把神秘的阴阳说倒转了过来。二是引经据典列举史实加以批判。例如他引用儒家经典《礼记》来说明“葬不择日”,“安葬吉凶不可信”。

在《叙宅经》里,吕才着重批判了以五姓附合住宅方位的迷信形式。针对阴阳家宣扬的“五姓者,谓宫、商、角、徵、羽等,天下万物悉配属之。行事吉凶,以此为法”,吕才以自己丰富的音律知识,指出这种搭配“事不稽古义理乖僻”,且“验于经典,本无斯说”。吕才还运用史实与逻辑推理等方法,批判了神学说教和禄命迷信。

Copyright © 2018 www.xulish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叙历史网 移动版
Powered by KieCMS 闽ICP备15026281号-5
x54.85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