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解密 > 历史解密:五大古文明灭亡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历史解密:五大古文明灭亡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2015-12-25 11:24:48   来源:互联网

如果要讲有关“毁灭与古代智慧”的最惊心动魄的故事,那么最能激起人们兴致的肯定是“失落的文明”的故事,有限的事实常常被一些制片人和传奇作者为了故事好看而添油加醋。例如亚特兰蒂斯和复活节岛之类,其伪科学的描述远远超出事实。然而,对另一些“失落的文明”而言,尽管他们先前被忽视甚至全盘否定,最新研究却揭示出其传说背后惊人的事实真相。

亚特兰蒂斯

有人说它是西班牙南部海岸的一个地区;有人说它是直布罗陀海峡中的一个岛屿;还有人说它是爱尔兰;如果你相信一支俄罗斯探险队于2010年初公布的说法,那么它就位于英格兰西南端150千米外。

它是什么?它就是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事实上,每一年都有人站出来指认亚特兰蒂斯就在某个地方。在所有的“失落文明”中,最能抓住公众想象力的就是亚特兰蒂斯。2500年前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最先描述了亚特兰蒂斯,从那以后至今科学家和媒体一直对亚特兰蒂斯可能的所在地争论不休。

柏拉图在其著作中记述了一个大岛,说岛上有一个源自大海与地震之神波塞冬的文明。随着岛上贵人越来越多地与凡夫俗子交合,亚特兰蒂斯人逐渐堕落。亚特兰蒂斯最后在与雅典的交战中毁灭。“当时出现了极为猛烈的一连串大地震和大洪水,”柏拉图写道,“在可怕的一天之内……亚特兰蒂斯岛……被大海吞没,从此消失无踪。”

虽然亚特兰蒂斯迷们坚持认为柏拉图在故事中描述的亚特兰蒂斯是一个真正的文明,哲学家们却远远没有那么肯定。他们指出,柏拉图讲述亚特兰蒂斯故事的原意是比喻政府与权力之间的关系,假如我们无视这个本质而去海底寻找所谓亚特兰蒂斯文明的遗迹,那就大错特错、注定徒劳了。

不过,就算亚特兰蒂斯文明确实是柏拉图杜撰的,那么有没有真实的事件激发他构思出这个故事呢?或者说,亚特兰蒂斯寓言的背后有没有一些事实根据呢?一些科学家指出,如果真的有一些真实事件为依据,那么这些事件应该就发生在柏拉图的家乡——今天的希腊。

有科学家认为,亚特兰蒂斯的故事最可能是基于公元前1628年发生在希腊圣托里尼岛上的一次火山大爆发。根据史料记载,这次爆发导致岛上火山几乎完全坍塌人海。火山爆发引起地震并引发海啸。在震中地区,高度超过100米的海浪向各个方向传播,其状就好像是一块石头被投进了池塘。巨浪扫荡地中海东部,造成巨大破坏。事实上,作为铜器时代最伟大文明之一的米诺安文明正是被这次大爆发终结的。

另一些科学家则相信,与亚特兰蒂斯最匹配的是赫里克。赫里克位于雅典城以西大约150千米,曾经是一个繁荣兴旺的城邦,也是备受尊崇的波塞冬圣园所在地,这座圣园曾多次促成了赫里克与相邻城邦之间的和平共存。然而,在公元前373年的一个夜晚(当时柏拉图35岁左右),一场恐怖的大地震彻底摧毁了赫里克。

总之,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现在倾向于认为,亚特兰蒂斯的故事并不是纯粹的空想。事实上,神话传说背后常常都有一些真实的元素。

亚马孙史前文明

1999年雨季快要结束时,地质学家阿尔索·兰奇乘飞机前往巴西阿克里州首府里奥布朗库,这里位于亚马孙地区西部。兰奇事后回忆说:“快到里奥布朗库时,我观察下面的风景,发现地上有一个完美的圆圈。这真让人吃惊。我是地质学家,我知道那个正圆形的大圈不是自然之作。”

当时,就职于阿克里联邦大学(位于里奥布朗库)的兰奇并不知道自己有了一个重大发现。事实上,他发现了雨林深处一个失落的伟大文明的证据,他的发现将有助于转变考古学家对亚马孙史前文明的看法。

在过去10年中,兰奇和来自巴西及西班牙的考古学家合作调查亚马孙地区。2009年他们发表论文称,他们在一个直径超过250千米的区域内发现了超过200座几何特征明显的土方工程遗迹,其中一处遗址的建造年代被测定在公元1283年前后,而其他遗址的建造年代则远在公元200年或300年前后。兰奇等人相信,这些建筑遗迹分别属于堡垒、居所、道路、桥梁、广场和仪式场所等。

根据西班牙殖民者的说法,在亚马孙雨林深处,隐藏着一个神秘而富有的“黄金国”,那里到处都是黄金。兰奇坚持说,他并没有发现传说中的“黄金国”,至少没有发现黄金,但他们发现的那些建筑结构明确指向了一个年代在哥伦布时代之前、能够建造不朽纪念碑的复杂文明社会。

哥伦布是在1492年到达亚马孙的。现在可以肯定,在他到来之前亚马孙地区确实存在复杂的文明社会。除了兰奇等人之外,美国人类学家海肯伯格也在亚马孙东南部发现了数十个紧密相连的史前村镇遗迹。早在1993年,海肯伯格在与当地的一个叫做奎库洛的亚马孙土著部落同吃同住期间,听说附近有古代定居点遗迹,于是开始详细调查这些遗址。2008年,他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公布了自己的调查结果。

除了道路和家居遗迹外,海肯伯格还发现了围绕镇子的防御墙、农田、堤坝和池塘痕迹。古人在热带雨林中的建造技能给海肯伯格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认为这些亚马孙古代建筑与任何中世纪欧洲城镇一样布局合理、秩序井然。

所有上述发现暗示,在被欧洲人带来的恶疾灭绝之前,亚马孙河盆地中曾经存在过数十个复杂而相对发达的社会。目前,考古学家仍在亚马孙地区从事进一步的发掘,他们希望能够从古人那里学到在该地区发展可持续农业的技术。

复活节岛

考古学家普遍相信,公元800年前后,来自波利尼西亚的移民到达了一个遥远的岛屿,距离该岛最近的有人居住的地方是智利和皮特凯恩群岛,其中智利位于该岛以东3700千米,皮特凯恩群岛位于该岛以西2000千米。大约400年后,这些人开始在岛上大举伐木,岛上的森林很快就消失了。岛上的树木曾经提供了可供人和鸟食用的果实(鸟则是人的另一个食物来源),而现在变成了用来捕鱼的独木舟、树皮衣和绳索。乱砍滥伐使水土流失加剧,粮食产量剧减。

当森林被砍伐殆尽后,岛民们不再能竖立起更多的巨型石雕像,因为不再有大圆木和粗绳索来运输石雕像。根据口口相传的历史,当时岛上出现了大范围饥荒,导致部族之间为争夺粮食而大打出手,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当荷兰探险家雅克布·罗吉文于1722年复活节那一天抵达这座岛屿时,呈现在他眼前的景象是:人口稀疏,一片破败、废旧与贫穷。

复活节岛的故事一直被当作人为活动导致环境灾难的典型警示:对资源的洗劫式开发最终会毁掉一个文明社会。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现在一些考古学家认为,上述这个颇为流行的复活节岛故事其实存在不少漏洞,所谓的“生态毁灭论”缺乏有力证据。他们指出,无须否认岛民们当时砍伐了大量树木,但由最初的独木舟带到岛上的老鼠对环境也起了很大的破坏作用。此外,有关岛上水土流失的结论是从对单单一个岛上遗址的研究中得出的,可能存在以偏概全的问题。

这些考古学家还指出,没有证据表明随着森林减少岛上出现了大饥荒。事实上,根据最近的研究结果,随着森林面积减少,岛上人口反而增加了。虽然在罗吉文眼中复活节岛是破败蛮荒的,但在他之后64年抵达该岛的一位法国探险队成员后来报告说,“我见到的并不是面黄肌瘦的饥民,也不是人口稀疏……恰恰相反,我看到岛上有大量人口,他们生活优雅,胜过我见过的其他任何岛上的人。此外,复活节岛的土地上见不到几个农民,却能提供足够的粮食。”

考古证据显示,复活节岛上人口数量大降的唯一清晰迹象出现在欧洲人到达该岛之后。从1772年~1862年的90年里,大约有50艘欧洲船造访了复活节岛。到19世纪30年代,有报告说复活节岛上爆发性传播疾病(性病)。在秘鲁人和西班牙奴隶船于19世纪60年代靠岸复活节岛之后,岛上又爆发了天花疫情。到1877年,疾病和外来人的袭击使得复活节岛上只剩下大约100个当地人。现在看来,正是这些欧洲人的影响——而不是环境破坏——造成了复活节岛原有文明的崩溃。

大津巴布韦

“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南部非洲历史学家西蒙·亚当斯说,“你穿行在这座公园里,突然遇见惊人的石墙。没有任何灰泥,这些石墙却完好地连接在一起,立得稳稳的。你向另一边望去,会见到一座山,山顶上也有一座堡垒。这时候你的想象力一定会纵横驰骋。你会疑惑:曾经是谁住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亚当斯描述的就是“大津巴布韦”,一座谜团笼罩的被废弃的石头城。16世纪,到过非洲的葡萄牙商人中流传着一种惊人的说法:非洲南部有一个很大的定居点废墟。当时最流行的一种理论认为,这一定就是舍巴女王的城市之一——阿修马的遗迹。直到1871年,德国探险家卡尔·毛赫才向欧洲人通报了大津巴布韦的准确位置:今天津巴布韦的南部。

在大津巴布韦,毛赫发现了一系列由大型石墙包围的场地,这些石墙最高的超过10米。毛赫还发现了皂石和铁的痕迹。他认为这些技能远远不是非洲人具备的。其他造访过此地的欧洲人持相同看法。亚当斯说,“多年来殖民小说里一直说,大津巴布韦的上乘品质和遥远位置表明它不可能是非洲人建造的。但现在的共识是,大津巴布韦很明显就是由一个非洲文明建造的,并且这个文明所在的年代早于欧洲人出现在非洲之前。”

有迹象显示,从公元3世纪起,大津巴布韦就开始有人居住。到其鼎盛时期,即14世纪和15世纪,大津巴布韦的人口在12000~20000人之间。他们居住在石墙包围的泥巴房子里,这些石墙内的面积(即大围场)加起来超过7平方千米。其中最大的围场内有一整套建筑,其中包括一座蜂巢式的塔,石墙周长约250米。这很可能是一座王室宅邸。事实上,在非洲东部和南部总共有大约200座包含石头废墟的遗址。亚当斯等人推测,其中一些遗址可能与大津巴布韦有盟友关系。可以肯定的是,大津巴布韦不只包括一处遗址,而是一个集合的大遗址,其中包括一个村庄网络,所有村庄向核心政体进贡。对大津巴布韦遗迹的分析表明,这个地方曾经很富有,经济充满活力。

考古学家在大津巴布韦遗址发掘出了一系列物品,其中包括中国的瓷器和欧洲的硬币,暗示大津巴布韦城的一些居民是机敏的商人。不过,他们究竟是什么人迄今仍不明朗,这是因为大津巴布韦人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载,尽管对他们的起源有多种不同的口头传说,却很难从中去伪存真。

到15世纪前后,大津巴布韦社会开始四分五裂,其中的原因现在也不清楚。一些考古学家推测,环境灾难是主要原因——人口数量激增,导致周围土地不再能提供足够的粮食。此外,中东贸易者到达东部非洲海岸之后,大津巴布韦人的贸易渠道可能也遭到了破坏。

亚当斯说,大津巴布韦无疑具有重大意义,虽然大多数人至今对它一无所知,但大津巴布韦的重要性不亚于古埃及、古玛雅和马丘比丘遗址。非洲被殖民者奴役是基于这样一种荒谬理念:非洲人是不具备文化的野蛮人。而事实上,我们至今也没能透彻理解非洲历史。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非洲人与各大洲的人们一样都有自己的辉煌。这,或许就是大津巴布韦等古非洲遗址带给我们的启示。

撒哈拉失落文明

刚开始时,考古学家卡罗-伯格曼以为他发现的两块陶片算不了什么。但是,当他和他的唯一伴侣——骆驼在埃及西部沙漠中漫游了五天之后,他感觉到了狂喜。那是1999年2月的一天,伯格曼在无意间发现了一条古代道路,而埃及学家近百年来都不曾注意到它。从那以后,考古学家在这条道路上一共发现了27个“站点”。

这条道路在位于尼罗河西面的达赫莱绿洲的西南方向延伸长达350千米,然后消失。有考古学家据此认为,这是第一条穿越撒哈拉沙漠的道路,它表明法老(古埃及国王)的远征已经深入到沙漠腹地。而伯格曼等人的看法则不同,他们认为古埃及法老文明的一些重要理念和创新可能并非源自于尼罗河谷,而是来自于西面的沙漠。

一组考古人员在位于西部绿洲和尼罗河谷之间的德加拉遗址上,发现了年代被追溯到公元前5500年前后的石头工具,而同样的工具直到公元前大约5000年才在尼罗河谷中出现。换句话说,德加拉的石器肯定不是来自于尼罗河谷。

另一组考古人员在埃及西部沙漠中进行的发掘结果暗示,古埃及人对牛的崇拜(在法老时期尤为盛行)实际上起源于西部沙漠。还有考古学家甚至认为,古埃及人最早的对天文知识的利用也始于这里,后来被王朝之前的时期(公元前332年之前)采纳。

将上述发现综合到一起,考古学家认为,对法老文明的起源必须做全新的思考,或许法老文明并非像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所说的那样是“尼罗河的馈赠”,而是植根于一度生活在古埃及西部沙漠中的人们。

而这些还远远不是有关撒哈拉失落文明的唯一证据。向西穿越沙漠,一个在利比亚南部工作的考古队发现了时尚的古代城镇和一个巨大的灌溉渠网络的遗迹,这些遗迹的分布直径宽达数千千米。它们被认为是拉曼铁司人的杰作,拉曼铁司文明在公元最初几个世纪里达到巅峰。拉曼铁司人和罗马^进行贸易,前者采纳了后者的生活方式,有时候还攻击后者的定居点。甚至在深入沙漠1000千米的地方,考古学家也发现了罗马浴室瓷砖的残骸。

目前仍不清楚拉曼铁司文明的坍塌原因,有人猜测这个文明的崩溃与过度使用地下水有关。无论怎样,拉曼铁司文明是一个真正的失落文明,拉曼铁司人组成了最早的一个撒哈拉国家。

Copyright © 2018 www.xulish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叙历史网 移动版
Powered by KieCMS 闽ICP备15026281号-5
x70.90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