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趣阅读 > 现代都市 > 完结新书《柔情陌路》顾北誓&苏萌全文阅读

完结新书《柔情陌路》顾北誓&苏萌全文阅读

2018-08-21 19:24:37   来源:互联网

叙历史小编为大家推荐新书完结新书《柔情陌路》顾北誓&苏萌全文阅读,下面看精彩章节!

《柔情陌路》精彩章节

新书:《总裁请勿靠近》又名《柔情陌路》已完结

主角:顾北誓,苏萌

顾北誓抬起眼眸来,眸中尽是恼火,“你在跟我装傻吗?苏萌,别拿自己的小聪明来我面前用。我说过让你远离那些人,自然有我的目的。如今顾氏财阀处于动荡的时刻,任何一个小举动都能改朝换代。”

“就你身边那些男人,哪个不是处心积虑的想要利用你的。只有你还傻乎乎的等着上套。”

想到那男人的手就要搭在她的手背上,他的心里便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那些该死的男人,竟然为了自己私欲胆敢动他的人,简直就是找死。

苏萌脸色铁青着,听着他那讽刺的话,就像是被扇了一个耳光似的难堪。“顾北誓,你说够了没有。我难道就没有交朋友的权利吗?就因为你的警告,我是不是要跟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保持着距离?你未免太过霸道了吧。既然如此要求我,那你呢?你又凭什么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

顾北誓眉眼一瞪,“我什么时候左拥右抱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尽享齐人之福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他的声调高,而她的声调更高。“送你戒指的女人,我就在前几天看到了她,你还不承认?你把她直接藏在公司里,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吗?顾北誓,你也真够心机的。每日见着她,很开心吧,工作狂!”

她充满挑衅的言语和态度,让顾北誓瞬间眯起了眼眸来。

而这话一出,就连一旁的牧十都震惊了。“少夫人,您这话不能乱说的,顾总并没有……”

“没有?”苏萌转头看了他一眼,一脸的同情,“亏你还是他最得力的特助,他却连你都瞒着。”

“我真的是不得不说,顾北誓,你的保密工作,做的真是太好了。”有时候,她真的不得对他竖起大拇指来。比起自己的单纯,他果然老道的多。

牧十心里着急,抬头看着顾北誓。而顾北誓则无力的笑了笑,抬手对牧十说道:“你先出去吧。”

“顾总……”牧十还想说什么,却被顾北誓打断了……

“我知道怎么处理,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

听到他的话,牧十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看向苏萌的眼神中,多了一抹复杂的情绪。

转身,打开了大门,牧十轻声走了出去。

感受到这密闭的空间里,只有自己和顾北誓两个人后,苏萌突然镇定了下来。

她刚刚是被他激起来的怒火,所以才会当着牧十的面前不顾一切的发火。如今想来,是自己又一次给顾北誓找了麻烦。

一时间,沉默在他们之间开始蔓延开来。

“苏萌,以后这话别在外人面前说。”顾北誓的气势很显然也矮了一层。只是苏萌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知道了。”知道自己刚刚有点无理取闹的兴味,苏萌很快应道。

“今日这件事,我已经解决了。如果回去之后,白言香找你麻烦的话,你全然推到我的身上就好。就说,是我让你和邹翔去吃饭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身边的外套要穿上。

苏萌有点发懵,侧头看着他,“你说什么?你让我去撒谎骗人?”

“你撒的慌还少吗?”他意有所指,那次去接齐晓云编造的借口,他似乎能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调侃她。

她翻了个白眼,“顾北誓,求你别总是揪着那件事不放好吗?这怎么跟那件事比较啊。如果我说是你让我去的,那这件事的责任就在于你了。白言香不会放过你的。”

在顾氏财阀待过几天,她明显可以看得出来,白言香的势力不小,足以和顾北誓抗衡。或者说,顾北誓的实力根本抵不过白言香。毕竟二十多年的经营,又怎么会是顾北誓这两年能敌得过的呢。

自从他们结婚之后,她总是接二连三的出状况。第一次照片的事情已经被白言香抓住了把柄,将她扔进公司以便随时威胁顾北誓。而白言香也的确做到了,给她按了一个泄露的罪名,直接让顾北誓面对整个董事会。

虽然顾北誓从未说过一句,可是她就是知道,他一定是在董事会上帮她说尽了好话。否则,以顾氏财阀的势力,她又怎么会安好的站在这里和他大小声呢。

“白言香会不会放过我,那是她的事情。苏萌,你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吗?”顾北誓穿好衣服,正面看着她。

抬起眼眸,她的双目与他的双目相对。“我不是没有信心,而是这次的事情是我搞出来的,理应由我来决绝。我不能每次出了事情都是你在后面替我摆平啊。”

“我是你老公,不替你摆平,要替谁摆平。更何况,如今你遇到这些糟心的事情,也都是嫁给我之后发生的。如果不是因为嫁给了我,你又哪里来的这些糟心事,你说是吧?”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让她放宽心。

越是他这样温柔的讲话,她越是心里慌慌的,“不是这样的,是我不够谨慎,不够小心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你刚刚说我,骂我都对了,只是我心里不愿意承认罢了。顾北誓,我真的不能那么说。如果我说了,那我的良心会过不去的。”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犟呢。我跟你说了,我自有办法的。白言香拿我没办法,我毕竟是顾家合法的继承人。可是你不同的,你要是一直犯错误的话,白言香会行驶家族的家规。到时候,除非你和我离婚,否则,又怎么会那么轻易收场呢。”

他不怕其他的事情,就只是担心着她。他从不在白言香的面前多么宠她,也是怕白言香抓住自己这个弱点。可是为了她,他不惜与尹若雨撕破脸的那瞬间,就已经是和白言香挑明了。

苏萌是他顾北誓的人,任何人也动不得。可是……白言香又岂是坐以待毙的人。她找到自己的弱点,自然是要好好利用一番。这些人,这些事,哪件事能和她脱得了关系呢?

听了顾北誓的话,苏萌不由得脸色苍白如纸。她从来没想过,事情会闹这么大。

虽然以往她也曾经跟顾北誓提起过离婚这两个字,可是却从不曾想过,这两个字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更甚者,是白言香要他们离婚。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嫁进顾家虽然有一段时间,与白言香也不算亲近,可是她自认为表面上对她还是足够尊重的。

她又没有犯什么大的过错,为什么就扯到离婚这两个字上面来了呢?

“还能为什么,不过是想打垮我罢了。为了她的儿子顾亦辰,她能作出任何事情来。知道你现在成了我的软肋,所以想尽办法的来折磨你。苏萌,我知道自己要求你多过分,也知道自己没有保护好。”顾北誓拉着她的手坐在沙发上,深目望进她的眼眸中。

只有在她这样一汪宁静的湖水中,他才能安定一点。

“别这么说,这真的不是你的错。”她轻轻摇头。暗自责怪自己多莽撞。

掐了掐她的手,他打断了她的话。而后正色道:“不是的,如果我做的好一点,就不会让这么多人知道你是我心里那个人。事情也就不会发展到现在这地步。”

“我如今跟你说这个,并不是要远离你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我必须去做,有可能会让你误会,会伤害到你。但是……你要明白,我是为了你好,为了我们的未来好。你懂吗?”

苏萌突然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她似懂非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口口声声为了她好的男人,是真的为了她好吗?她从开始就是怀疑的。可是现在,看着他那双黝黑而明亮的眼眸,她却点了点头。

第一次,她终于愿意相信他了。

“后面的事情,我不知道会怎么发展,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也是我去扭转事情的最后动力了。苏萌,你做得到吗?”他继续确认着。

这段时间以来,她一直怀疑他,所以他才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了一点点信息给对手。如今,只要她愿意相信他,他可以肯定的是,这整件事情,他定能翻转过来局面。

苏萌望进他的眼眸中,迟疑了一下后,轻声问道:“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娶我!能告诉我吗?”

顾北誓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问,看着她的眼神忽然闪躲了一下,转向了别的地方。

见到他躲避的眼神,苏萌的心似乎被扎疼了一下似的。下一秒,她轻笑了起来。“不想说就算了,我也许能猜出来的。总之,我们之间的婚姻是不可能从爱情开始的。”

顾北誓没有反驳,“我承认,从在乔天亦身边看到你之前,即便我们结婚已经两年的时间,可是我对你一点印象也没有。”

“也许你不会相信,我回到顾家继承顾氏的开始,就是从和你结婚那天开始的。而继承顾氏的第一个条件便是成家,这是百年来顾家的家规。”

苏萌有点懵,这都什么年代了,顾家竟然这么保守,还墨守成规的遵循着家规?

“这也是为什么顾亦辰不愿来顾氏财阀上班的原因,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结婚的话,顾氏财阀的总裁永远轮不到他来坐。而我结婚那日,也正是他出国留学的日子。一切似乎都已经注定好了似的。”

听了半晌,苏萌也算是明白了。顾北誓之所以和她结婚完全是因为事业的关系。

“可是,你身边的女人那么多,为什么会是我?”她不理解,他们从未见过,为什么他会挑中她来做妻子呢?

“苏顾两家在十几年前是世交。后来你爷爷去世后,两家关系才走的远了。我是可以挑选一名对我有益的伴侣作为结婚对象,事实上也不止一个豪门千金对我展示过意思。”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转头看了她一眼。果然,见她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后接着说道:“只是,你也知道我和白言香本就不和。她一直都想拉下我来,让顾亦辰上位。如果我再挑选一位对她来说都有威胁的女人结婚,那在两年前,我们就已经开始斗争了。”

“我从小在瑞典长大,对于国内的行情并不懂,在顾氏财阀也没有眼线,更没有势力。我拿什么和她抢顾氏?”

听到这里,苏萌总算点了点头,“所以,你就选择了曾经与顾家是世交的苏家,而苏家如今的地位算是已经跌倒谷底了,对白言香没有一点威胁,可以彻底让她放松警惕。对吗?”

顾北誓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

“原来,是我没有一点威胁,所以你才娶了我。”苏萌喃喃的说着,而后不由得一笑,“我到底是该庆幸自己家道中落呢,还是该恨你如此坦白?”

“是我小看你了。”他轻声说道:“再娶你之前,我曾经去过你家先见过你妹妹的。当时,你妹妹可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小小年纪就是一副要将我整个人扑倒的样子,不得不让人佩服。”

苏萌听他这么一说,想到苏萸以前的所作所为,也不由的笑了笑。“那你开始,不会以为我也是那样的人吧?”

“……有点!”说实话,在见到苏萌本人的那瞬间,他根本连正眼都没瞧上一眼。苏家那样的家风,有了一个苏萸那样的女儿,苏萌又能好到哪里去。

“这也是为什么,你两年来撇下我不管不顾的原因?”苏萌顿时眯起了眼眸来,眼神里是一抹精算和小心眼儿。

“也不全是,还有就是,不能让人知道,我顾北誓是个宠爱妻子的人。否则,就是害了你。如同现在一样。”他双手一摊,表示自己依旧是为了她好的好丈夫。

听着他的话,苏萌竟脸红耳赤了起来。他这说法,好像他现在有多宠爱她一样。

她瞪了他一眼,而后娇嗔了一句,“都是借口,这不过就是为你两年的风流找的借口罢了。”

Copyright © 2018 www.xulish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叙历史网 移动版
Powered by KieCMS 闽ICP备15026281号-5
x56.577ms